风之书院>修真仙侠>巢曦 > 牛N
    燥热的盛夏里蝉声唧唧,陈雪安遇见了叙写在她整个人生里的人。

    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,池曦韩和陈雪安是高中宿舍的室友,她们的高中是市里的第一志愿,学校里只有nV生,而池曦韩是长了陈雪安一届的学姊。

    最一开始的时候,因为陈雪安是高一的新生,对学校的事情不熟悉,所以经常会问同寝室的池曦韩,池曦韩也没有拒绝。就这样一来一往之间她们渐渐熟识。他们经常会在午休的时候横跨一整栋楼,去对方的教室找彼此聊天。毫无疑问地在陈雪安看来她们是很好的朋友,但她们的关系似乎也只有这样。

    事情的改变起因於陈雪安妈妈的一场电话。

    「陈雪安,我看到你期中考的成绩单了。你怎麽可以辜负我们的努力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Ai爸爸妈妈了吗?你怎麽可以让我们这麽丢脸。」

    妈妈的声音回响在有些狭窄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接电话时,陈雪安正在听池曦韩以及她的朋友分享同学的八卦,一片欢笑中,唯独铃声独自狂躁地响起。陈雪安甚至没有料到许久没通话的妈妈会开口就满是尖锐,所以接通电话时开的是免提。

    陈雪安几乎是立刻切断了妈妈的声音,可她确信所有人都听到了,因为那一室的尴尬安静。陈雪安几乎是逃离那个房间的,就像多个月前逃离那个窒息的家一样。

    在yAn台上,冬风呼啸着,吹来了陈雪安的回忆。耳边嘈杂的谩骂声几乎是贯穿她整个童年的声音,从小时候一不小心尿K子了到长大後把段考考砸了,这个声音一直都在,那个声音好像一直都没变,从小到大似乎都是差不多的很笨、很差、甚麽事情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陈雪安讨厌那个家,讨厌那个千疮百孔的自己。她只想给那个千疮百孔的自己判上无期徒刑,永远永远关在心里。描述不会帮助遗忘,只会撕裂出更多新的伤口,陈雪安是这麽觉得的。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停止了,手机里再也没有传出声音。她就是这个样子的,兴尽而走,发泄完了就会离开。陈雪安老早就习惯了这些,要知道一把刀子重复刺向一个人是会钝的,所以她的心情也没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进到房里,房间里的温暖与yAn台上的寒冷形成了强烈的对b,这里似乎b那个家更像家。房间里的人还是继续笑闹着,刚刚的尴尬似乎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燥热的盛夏里蝉声唧唧,陈雪安遇见了叙写在她整个人生里的人。

    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,池曦韩和陈雪安是高中宿舍的室友,她们的高中是市里的第一志愿,学校里只有nV生,而池曦韩是长了陈雪安一届的学姊。

    最一开始的时候,因为陈雪安是高一的新生,对学校的事情不熟悉,所以经常会问同寝室的池曦韩,池曦韩也没有拒绝。就这样一来一往之间她们渐渐熟识。他们经常会在午休的时候横跨一整栋楼,去对方的教室找彼此聊天。毫无疑问地在陈雪安看来她们是很好的朋友,但她们的关系似乎也只有这样。

    事情的改变起因於陈雪安妈妈的一场电话。

    「陈雪安,我看到你期中考的成绩单了。你怎麽可以辜负我们的努力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Ai爸爸妈妈了吗?你怎麽可以让我们这麽丢脸。」

    妈妈的声音回响在有些狭窄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接电话时,陈雪安正在听池曦韩以及她的朋友分享同学的八卦,一片欢笑中,唯独铃声独自狂躁地响起。陈雪安甚至没有料到许久没通话的妈妈会开口就满是尖锐,所以接通电话时开的是免提。

    陈雪安几乎是立刻切断了妈妈的声音,可她确信所有人都听到了,因为那一室的尴尬安静。陈雪安几乎是逃离那个房间的,就像多个月前逃离那个窒息的家一样。

    在yAn台上,冬风呼啸着,吹来了陈雪安的回忆。耳边嘈杂的谩骂声几乎是贯穿她整个童年的声音,从小时候一不小心尿K子了到长大後把段考考砸了,这个声音一直都在,那个声音好像一直都没变,从小到大似乎都是差不多的很笨、很差、甚麽事情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陈雪安讨厌那个家,讨厌那个千疮百孔的自己。她只想给那个千疮百孔的自己判上无期徒刑,永远永远关在心里。描述不会帮助遗忘,只会撕裂出更多新的伤口,陈雪安是这麽觉得的。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停止了,手机里再也没有传出声音。她就是这个样子的,兴尽而走,发泄完了就会离开。陈雪安老早就习惯了这些,要知道一把刀子重复刺向一个人是会钝的,所以她的心情也没受到太大的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