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修真仙侠>巢曦 > 留下
    那一天她们在观景台上聊到了很晚,赶上了末班车的尾巴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相较於那一日平淡无奇了许多,她们各自埋首在各自的考卷堆中,在自己的书桌前待到深夜。

    那一晚的悸动彷佛不存在一般,对陈雪安来说那只是淡淡地放在心里的惦念而已,她没有向任何人提及,也从未想过要再更靠近池曦韩一些。她还是做着她最擅长的事,把不愿被知道的隐藏在笑容之後。

    只是在每天放学一起回宿舍的路上,她们囫囵亲昵的影子一天一天的长高,陈雪安也会在心里偷偷惋惜,惋惜那样的时光似乎正在消逝。

    「你元旦那天放假回去吗?」

    时间似乎偷偷调快了脚步,年末很快就到来了,陈雪安在某一天回家的路上问起此事。此时他们正在等待着红绿灯通行,陈雪安站在人行道上,低头看向池曦韩,而池曦韩站在陈雪安前面的马路上,单肩背着书包一手放松地搭在书包的带子上,头发顺顺的搭在额头上,夕yAn给池曦韩的头发加了几抹亮丽的橘红sE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应该是不会回去,书还有很多读不完,回家有点浪费时间。」

    池曦韩没有转头看她,只是看着号志灯慢慢倒数不紧不慢地说着。一阵风吹来,吹起了池曦韩的头发。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

    「你要留下来吗?」

    「你要留下来陪我跨年吗?」

    陈雪安的音调拔高,开心的从人行道上跳了下来,跳到了池曦韩旁边,因为太大的动静,池曦韩从倒数的号志里移开了视线,下意识地抓住了陈雪安的手腕,以防她摔倒。

    那一天她们在观景台上聊到了很晚,赶上了末班车的尾巴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相较於那一日平淡无奇了许多,她们各自埋首在各自的考卷堆中,在自己的书桌前待到深夜。

    那一晚的悸动彷佛不存在一般,对陈雪安来说那只是淡淡地放在心里的惦念而已,她没有向任何人提及,也从未想过要再更靠近池曦韩一些。她还是做着她最擅长的事,把不愿被知道的隐藏在笑容之後。

    只是在每天放学一起回宿舍的路上,她们囫囵亲昵的影子一天一天的长高,陈雪安也会在心里偷偷惋惜,惋惜那样的时光似乎正在消逝。

    「你元旦那天放假回去吗?」

    时间似乎偷偷调快了脚步,年末很快就到来了,陈雪安在某一天回家的路上问起此事。此时他们正在等待着红绿灯通行,陈雪安站在人行道上,低头看向池曦韩,而池曦韩站在陈雪安前面的马路上,单肩背着书包一手放松地搭在书包的带子上,头发顺顺的搭在额头上,夕yAn给池曦韩的头发加了几抹亮丽的橘红sE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应该是不会回去,书还有很多读不完,回家有点浪费时间。」

    池曦韩没有转头看她,只是看着号志灯慢慢倒数不紧不慢地说着。一阵风吹来,吹起了池曦韩的头发。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

    「你要留下来吗?」

    「你要留下来陪我跨年吗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