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修真仙侠>巢曦 > 翘课
    隔天陈雪安醒来时,寝室里一片安静,在夏天里吵杂的电风扇,也因为冬天的到来,安静地沉睡着。陈雪安看了一眼手机,凌晨四点半,这个对其他人来说很早的时间,已经是陈雪安近来最晚醒来的时间了,就算每天都很疲累,每到这个时候陈雪安就会因为恶梦惊醒,醒来便忘,忘记自己到底做了甚麽梦,在梦里待过甚麽时空,只是大抵是个不怎麽开心的梦,否则也不会因此惊醒。

    陈雪安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,任由周遭将她啃噬,她是黑暗的、空虚的、不属於自己的,她不知道自己的身T属於谁,好像属於这个世界,属於这个虚伪的世界,她被控制着yAn光快乐,被控制着笑容,她像个提线木偶般被C纵着,线很牢固,陈雪安不知道何时才会攒够名为勇气的剪刀割断它。

    凌晨五点,陈雪安下了床,开始打理自己。

    凌晨六点,陈雪安放下怎样都刻不进脑子里的英文单字,看向身後依旧沉眠於梦乡里的池曦韩。那短到耳根的头发在池曦韩的头上盘根错节,视线往下移,看到那双很漂亮的眼睛。如果说造物者有恩赐的话,那池曦韩的眼睛一定是其中之一。长长的眼睛里,本该有的锐利从没有出现过,唯独温柔一直常驻着。

    凌晨六点半,冬天赖床的太yAn终於将自己四通八达的触手拓展到窗帘的缝隙,池曦韩的闹钟也在这时响起。那个闹钟彷佛陈雪安的开关般,她恢复了平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池曦韩醒来时便看到陈雪安拉开窗帘转过身笑着问她早餐要吃甚麽,笑容明媚,而晨曦也恰好地在陈雪安的脸上镀上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船过水无痕吗?池曦韩不这麽觉得,她总觉得今天早上的陈雪安带着平日不常见的脆弱,隐藏在她无事的笑容中。

    在走去学校的路上,陈雪安还是拉着池曦韩叽叽喳喳,池曦韩替她看着路,在路口提醒陈雪安要转弯。渐渐身边的商店陌生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?」陈雪安有些困惑的开口,因为在她记忆里的池曦韩没有像她这般容易迷路。

    「没有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」

    池曦韩转头就进了旁边的便利超商,出来时手上除了早餐还多了一盒巧克力。

    「拿着,吃了开开心心上课。」池曦韩把手中的巧克力还有早餐放到陈雪安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