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修真仙侠>巢曦 > 返程票
    庆功宴上,陈雪安回到先前的样子,与周遭的人谈笑风生,她们聊着音乐,聊着那些天马行空的梦想,陈雪安一直听着,却从来没有谈起自己。令人意外的是,这些让陈雪安痛苦的时光似乎很快就过去。

    餐厅外的公车站,夏季的晚风徐徐,拂过了陈雪安微微汗Sh的脸颊。社团里与陈雪安交好的学姊,站在她的身侧,谁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成发是一场盛大的作结,与自己的肆意张狂。有很多的乐团在这场成发後就再也不会登台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享受灯光的聚焦,没有机会握着麦克风介绍自己的乐团。成发是一场悲伤却强作欢乐的结尾。

    「陈雪安,下一届热音社就交给你了,请你一定要好好加油,高三老人会常常回来看你们的。」

    那个学姊看着马路说着,没有看向陈雪安。马路上因为深夜的到来,相对於白天的人来车往寂静了许多,偶尔驶过的摩托车引擎声回荡在街道旁一幢幢高楼大厦间然後消逝,只有路灯恒久地陪伴在她们身边。

    「你乾脆说你是回来监视我有没有好好做事情吧,如果我没有好好做事情,你可能会把我吊起来打。」

    陈雪安吐槽着学姊,打破了原先那一丝淡淡的离殇,学姊也笑了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吗?你那时候进来的时候,我一直觉得你跟我们不是一类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太没有年少轻狂的感觉了,我觉得所有会选择加入热音社的人,都有一部分的年少轻狂,这些都会T现在她的言行举止里面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你平时太乖了,你好像一直都活在那些古板规则的条条框框里,你生活里似乎最跳出那些框架的大概就是加入热音社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只有在舞台上的时候,才会有种大野狼卸下小绵羊外衣的感觉。」

    「第一次看到你的舞台的时候,我才知道那个平时的你不是你原先的样子,你只是枷锁太多了而已。」

    庆功宴上,陈雪安回到先前的样子,与周遭的人谈笑风生,她们聊着音乐,聊着那些天马行空的梦想,陈雪安一直听着,却从来没有谈起自己。令人意外的是,这些让陈雪安痛苦的时光似乎很快就过去。

    餐厅外的公车站,夏季的晚风徐徐,拂过了陈雪安微微汗Sh的脸颊。社团里与陈雪安交好的学姊,站在她的身侧,谁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成发是一场盛大的作结,与自己的肆意张狂。有很多的乐团在这场成发後就再也不会登台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享受灯光的聚焦,没有机会握着麦克风介绍自己的乐团。成发是一场悲伤却强作欢乐的结尾。

    「陈雪安,下一届热音社就交给你了,请你一定要好好加油,高三老人会常常回来看你们的。」

    那个学姊看着马路说着,没有看向陈雪安。马路上因为深夜的到来,相对於白天的人来车往寂静了许多,偶尔驶过的摩托车引擎声回荡在街道旁一幢幢高楼大厦间然後消逝,只有路灯恒久地陪伴在她们身边。

    「你乾脆说你是回来监视我有没有好好做事情吧,如果我没有好好做事情,你可能会把我吊起来打。」

    陈雪安吐槽着学姊,打破了原先那一丝淡淡的离殇,学姊也笑了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吗?你那时候进来的时候,我一直觉得你跟我们不是一类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太没有年少轻狂的感觉了,我觉得所有会选择加入热音社的人,都有一部分的年少轻狂,这些都会T现在她的言行举止里面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你平时太乖了,你好像一直都活在那些古板规则的条条框框里,你生活里似乎最跳出那些框架的大概就是加入热音社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只有在舞台上的时候,才会有种大野狼卸下小绵羊外衣的感觉。」

    「第一次看到你的舞台的时候,我才知道那个平时的你不是你原先的样子,你只是枷锁太多了而已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