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都市青春>信长间奏曲 > 2.信长
    当织田信秀宣布,将会择优选择继承人的时候,整个弹正忠织田氏登时沸腾起来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彼时,尾张国分为八部。在上部的四郡由织田伊势守信安率诸武家统领,以岩仓城为主城。

    大和守领下分立三奉行:织田因幡守、织田藤左卫门与织田弹正忠。

    叫做弹正忠的这家,便是日后开创战国安土时代的名人——织田信长的起源。

    织田弹正忠信秀是一名JiNgg强健的中年人,原出自下清州城织田大和守一脉的分支。在信秀17岁那年,从父亲手上接过家主之位,成为胜幡城主,其间因其宗家织田大和守达胜g涉弹正忠家继任一事,信秀在继位不久后向宗家发起挑战,后来在另外几家同族的调解下,双方才达成和解。

    此事过后,织田信秀便在同族环伺中初步站稳脚跟,后来更是数次击退不断入侵的今川氏,占领那古野城,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在尾张国闯出一片天地,其威名之盛被人称为尾张之虎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四十岁,威望彻底压倒了宗家,不断蚕食宗家,大有取而代之之势。

    信秀有几个孩子,其中最重要的是两个男孩,一个叫信长,一个是信行。

    长子信长X格古怪,不受统治阶级的规矩束缚,常常作出人意料之举,颇受旁人诟病。而次子信行则截然相反,做事循规蹈矩,对人谦逊有礼,平日里多被同族长辈们赞叹。这二人都是嫡子,按照氏族惯例来说,当由长子继承家主,接过所有的责任及权力。如今的信长却因其古怪行为,不被同族看好,人们反而亲向次子信行,所以原来板上钉钉的规矩便有所松动,信秀也不好直接宣布信长继承一切,而改为默许两人竞争的态度。

    青鸟腾飞在高高的树丛之上,划过若神g0ng,栖息在一颗苍松翠柏上,好奇地看着下方湖水。

    信长大人,我、我不会认输的哦!一名上身ch11u0的少nV正在和人摔跤。和她角力的是一个颇为奇怪的少年,他相貌清秀,头发扎在一束起成冲天辫,看起来极为不羁,他就是弹正忠织田家的少主:织田信长。

    哈!少年将nV孩绊倒,然后举起拳头庆喝。我赢了!

    诶?怎么这样……失败的少nV失落离去,随后信长再与周围同样ch11u0上身的nV孩摔跤起来。高天YAnyAn,树影斑驳,场中不断响起了nV孩子们的鼓舞打气之声。

    这是信长在选拔妃子,他时常叫来乡下的nV孩b赛相扑,赢了的人就可以成为他的小妾,输了的也有两个铜钱的安慰奖。看起来很荒唐是吗?然而这只是信长众多奇怪的行为之一而已。

    信长活泼好动,家族事务也不管理,整日到乡下游手好闲,每天不是叫来nV孩聚众玩乐,就是和人到处摔跤,打架,打水仗,骑马袭击武士,到村里寡妇家和人偷J,几乎把武士纲领和传统道德的忌讳都犯了个遍,族人也正因此才不喜欢他,转而支持他的弟弟信行。

    夕yAn西下,昏h的暖光照S下来,信长和玩累了的nV孩们躺在一起。

    都回去吧,明天早上再来。信长r0u了r0u身边Jiao的nV孩,起身随意地披上衣服。他的冲天辫在刚才的活动中已经歪斜,现在他立即扶正重新束好,这冲天辫似乎蕴含着某种寓意,就像是不肯低头的高傲武士一般,就算是轻微歪斜也不行。

    信长回到那古野城,这个小城寨就像是山贼所建的一样简陋,最初是东海道的今川家为了入侵尾张而建造的立足点,后来在和他父亲的战斗中失败,这个城寨才被他父亲占领,不久前,这个城寨已经被父亲封给他了,信长是这座那古野城的城主。

    古代日本的“城”大多数都是“城堡”,而非“城市”,因为城和市是分开的,日本古代的城主要用于军事,城里的构造复杂,便于防守,日本的市,应是“街道”“街町”。有两个例外,一个是当时的京都,是完全模仿中国古代的洛yAn城而建造得非常传统的坊市制都市。另一个是完全由商人聚集起来建立的城市,就是当时经济最繁荣的“堺町”。

    那古野城就属于城堡,城内没多少设施,一个供城主居住的“馆”,一个城郭,一座兵营,一个马厩,一个食物储存库,没了。城里没有市,没有任何生产的设施,一切供给都要靠围绕在那古野城外的街町。

    信长进城后,仆役告知家主已经在馆里等他很久了,信长对此没有任何特殊的情绪,既不害怕对方责备,也不期盼对方鼓励,就这样怀着平常心一路进馆。

    父亲大人,有什么事吗?信长看见信秀坐在大厅里,面无表情的样子,颇有些威严散发出来。他也没有被吓到,就大大咧咧地坐在父亲面前,然后招呼下人准备茶具。

    今天你又和那些乡下的农民在一起玩闹?织田信秀随意地说起此事,似乎并不像旁人那般在意信长的行为,也没有严肃地叫他和农民划清界限,否则会丧失主人的威严云云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看懂信长,但信长也从来不懂他父亲。

    信行这些天可是很努力的在为自己活动呢,每天拜访族老,又经常结交朋友,拉拢管事,经营产业,做出了很不错的成绩,有很多人都说以后要是让他来继承家业就好了。信秀微笑着看信长,看似平常的话语,实际上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,无论信长和信行在做什么事情,都躲不开他,这也意味着,他只要想,就能决定他们的命运,他却没有立即做下决定,看似在犹豫,实则在偏袒信长,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在支持信行,而他犹豫的态度则是把这份优势给抹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