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科幻灵异>付万里 > 初次心动
    现在是2021年1月20日晚上11.59,我在网易云听陈奕迅的富士山下,然后我写下了第一排字,用来记念那个曾经属于我的他。

    初二一开学就分了座位,单人单桌,叶里里凭自己的成绩光荣的坐到了最后一组倒数第三排,而付宇从坐叶里里后面之后对叶里里说过最多的话就是:“作业给我抄一下,好兄弟求求你啦”。

    叶里里脾气一向很好,谁找她干什么基本上她都会答应,偏偏每次付宇找她借作业他都推三阻四,付宇每次都嬉皮笑脸的和她讲话:“干嘛干嘛,同学两年,是不是要我死给你看”叶里里不理他,她有她自己的小心思,但是才不是对付宇这个恬不知耻的猪。

    叶里里喜欢这组最后一个的男孩子,他叫贺航,每次付宇抄完作业之后贺航都会直接抄他的,这样就减少了他们两之间的接触,在此之前叶里里也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因为成绩好而苦恼,每天看见付宇和贺航两个人在后面一起玩叶里里就烦死了,她总是在想“为什么付宇不能争气一点考高几分做倒数第三,这样我就是倒数第二,就可以坐贺航前面了”偶尔她也会想,贺航会不会努力一点考个倒数第二,想完她就为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笑了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看向教室后面,看起来像是在看板报,实际上眼神在贺航身上没离开过,他和四五个人在后面打闹,都是他玩得好的,还有一个女生,全班最漂亮的那个叫郭子仪的女生,贺航一边捏着郭子仪衣服上的玩偶鸭鸭一边嘲笑她幼稚。

    就算还只有最后一节课,夏日的阳光依旧还很刺眼的从窗边照射进来,叶里里躲不掉,他们的笑声叶里里也躲不掉。

    他们是学校风云人物,上课不听讲,喜欢去网吧,聊天内容不是去玩就是去打架,要不就是谁谁谁对象,这个学校没有人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一个小县城的普通中校,除了老师没有那么多人在乎你成绩有多么的好,他们看见更多的是那群鲜衣怒马的少年。懵懵懂懂的年纪大家还不懂什么叫未来,大家都觉得那样的生活酷毙了。

    叶里里也不例外,可是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子,普普通通的家境,普普通通的相貌,普普通通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她喜欢的少年是那样的明媚,那样的引人注目,喜欢他的大有人在,如果不是他偶尔找她借作业抄,他们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叶里里突然眼眶一红,眼泪不由自主的出来了,她急忙低下头偷偷的擦干净,可不知怎么,眼泪越来越多,打湿了她大半个袖口。

    上课铃响起,贺航回到了座位,叶里里擦干了眼泪,然后拿出书来,这节课是物理课,叶里里没什么兴趣,她坐着坐着就走了神。

    “付宇”她突然听见物理老师在喊付宇,叶里里下意识的就回过头看他,他居然还在睡觉,叶里里没办法,只能偷偷的踢他的桌子,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,还一脸懵逼的问叶里里干嘛,全班一阵爆笑,被笑的明明是付宇,叶里里却先红了脸,她小声对付宇说:“老师刚才喊你了,快点站起来”。

    这时物理老师开口讲话了:“看来我们付大侠昨天晚上是出去行侠仗义了,不然今天也不会困成这样。”全班又是一阵笑声,付宇没吱声,也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付大侠你先站起来”付宇懒懒散散的从座位上站起来,阳光洒在他黑色头发上,他一脸散漫,眉头带了点不耐烦的皱着,一双眼睛却是看着叶里里在。

    以前王雲和她说“付宇眼睛真的很好看,像那种韩剧里面的男主角,一被他看着就不由自主的紧张和害羞”那时候叶里里还不以为然的和她说“我不知道付宇眼睛好不好看,我只知道你眼睛有问题,有时间去看看眼睛如果家里面有条件顺便也看看脑子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叶里里突然理解了王雲那番话,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在心底炸开,叶里里的脸更加红了。她心虚一般的快速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付大侠可以坐下去了”物理老师并没有提问,就让付宇坐下去了,然后他走上讲台说:“刚才这个付大侠站起来和坐下去的这两个动作就是活塞运动。”全班又开始笑,但是叶里里什么都听不见了,她满脑子都是刚才付宇盯着她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下了课,贺航过来问她作业写完了吗,她想起来刚才,又看向贺航,突然脸一红,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为刚才的想法而羞愧,她赶忙把作业递给了贺航,贺航和她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就和他的朋友走了。

    叶里里还呆坐在座位上,脑子里面不由自主的天人交战,正方大骂她三心二意,明明就喜欢贺航怎么可以对付宇有想法,反方开始辩解“只是突然觉得他长的还可以而已,又不是喜欢他,怎么算三心二意。”两方你来我往,不一会反方就获得了胜利,叶里里心里面一直在强调自己只是觉得付宇长的还行,而不是喜欢他,想完了这些,她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开始收拾书包。

    教室里面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就还有两三个在打扫卫生,叶里里也提起书包向外走。

    刚刚到停车场,她就看见付宇一个人在那里,叶里里以为他在等人,也没有多想,她过去找她的自行车,刚刚好就在付宇站的旁边,她过去把车推出来“付大侠怎么还不回家,准备出去行侠仗义吗?”叶里里学着物理老师的话打算嘲笑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不是哭过。”付宇突然望着她很认真的问,叶里里一边推着车向学校外面走,一边疯狂否认:“怎么可能,我是什么?钢铁战士唉,拜托,钢铁战士会哭吗?钢铁战士没有心,铁子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看见她哭了,她现在就恨不得马上到家,立刻这个让人尴尬的是非之地,偏偏付宇还跟着她不放“我刚才看见你眼眶是红的”。“我只是打了个哈欠,只能你困不能我困啊。”叶里里想还好不是看见她哭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你为什么借作业给贺航不借给我?”付宇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她,小心思被发现的叶里里脸又红了“要你管,我的作业我想给谁就给谁”说完叶里里骑着车飞一般的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