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科幻灵异>付万里 > 尼伯龙根
    书里面说,人是孤独的个体,是没有办法在别人身上寻求共同感的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叶里里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。其实不仅仅是在别人身上找不到,在自己身上也会分裂。我不是站在雾里看不清楚别人,我是站在了镜子迷宫里面,我连自己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叶里里情绪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她爱哭好像是与生俱来的,眼泪总是止不住,看电视会哭,看会哭,不开心了也会哭。

    放假的这三天虽然过的不是那么愉快,但是过的格外的快。睁开眼睛就要写作业,写完作业就又要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就又回到了学校上课,然后又匆匆忙忙的考试,终于盼来了放寒假。

    寒假放了十几天,叶里里一直呆在家足不出户,叶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让叶里里滚出去转转,别在家养肉。

    叶里里穿着小熊睡衣,一个人在街上走着,不过才下午六点钟,天就黑的差不多了,天上还下着小雪。

    叶里里最讨厌的就是运动,她想她一定不是亲生的,哪有老父亲冰天雪地让自己女儿出来运动的。叶里里一个人在外面晃晃悠悠的走,不知不觉就晃到了江滩。

    平时的江滩格外的热闹,老人都喜欢来跳广场舞,小孩子在这里滑板滑冰,约会的小情侣,散步的一家三口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今天却看不见一个人影,后面的树在前面的路灯照映下谍影重重,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勃勃,反而有一丝阴森。

    叶里里是一个格外怕鬼的人,平时自己看恐怖都要去人多的地方才敢看,如果看了鬼片晚上睡觉就一定要找理由和爸妈一起睡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不知不觉走的这么深,回过神来就往外走,明明什么都没有,偏偏就是觉得后面有人在追自己,从走到跑到飞奔。

    终于快到门口了,才敢停下来喘口气。“这么晚还来锻炼身体啊?”突然叶里里耳边响起来了一个声音,她没听清楚说什么,但是听起来就是很恐怖。

    叶里里吓的拔腿就跑,结果没跑出两步因为之前那口气还没喘过来,跑的太急,风灌进了喉咙,开始剧烈咳嗽,眼泪都快咳下来了,被迫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叶里里,你跑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又传了过来,不仅和她讲话,居然还喊了她的名字。叶里里四周看了一下,还是一个人没有。

    想到电视和书里面的那些情节,叶里里越来越害怕,她小心翼翼的回复到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然后一个人影从后面的草坪小路出来了。“没人那你以为谁在和你讲话。”

    叶里里瞪大了眼睛认真的一看,发现居然是付宇。她一下子又生气又开心

    “拜托,大哥,你知不知道大晚上的这样很吓人啊!我差一点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付宇走了过来,身上带着一股很大的酒精味:“不是吧,刚见面你就要碰我的瓷?”

    叶里里还是没忍住讲烂话的习惯,开口就调侃到:“付宇你失恋了?喝这么多酒,不会是打算来跳江的吧。”

    付宇直接拎起来他的睡衣小熊耳朵,然后弹了叶里里一个脑瓜崩:“你这脑子天天在想什么,我没有谈恋爱所以没失恋,而且我还舍不得死。”

    叶里里一边揉着额头一边继续吐槽:“好痛的!那你大晚上在这里喝这么多酒干嘛?感悟人生?”

    付宇突然转过头,看向了路灯,叶里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点点的雪花在路灯下飞舞,后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