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之书院>玄幻奇幻>妒夫(古言1v1 h 虐男) > 故人归(二两个男人一台戏)
    寝殿里客套话让温迎觉得无趣又烦闷,不得不溜出来寻开心。

    “臣,见过公主殿下,公主圣安。”

    温迎被身后人惊到,本想端起做派向声音源头发作,回头就撞上一双深邃黑眸,让她踉跄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啊!你是谢南洲!许多年不见,你怎么这么高这么壮?”

    打量起来,温迎在脑海拼凑起儿时记忆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臣在边疆抵御外敌,自然得长得又高又壮,”

    谢南洲作辑,突然肩膀一沉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响亮的声音伴随着温迎的笑声

    “喂!谢南洲,你怎么个子长了,脑袋还是呆呆的?咱俩什么时候这么客套?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小字。”

    谢南洲面sE一红,耳根有些发热;脸上宛如冬日暖炉,散发着热气。

    腰身直起,谢南洲b温迎高了不止半个头。

    温迎仰着头直gg看着,谢南洲心头一颤,一会儿看看地上花,一会儿看看街边草,始终不敢看面前的美人,二人坐在湖心亭,互道这些年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阿迎,你和沈确……我听京城有传言说你们感情不和。”

    “啊?确实不和啊,我要休了他。”

    谢南洲赫然抬起头,四目相对;他表情凝固,难掩眼底喜悦之sE,他本想如果温迎放不下沈确,大不了自己当她房中面首,总归陪在她身边。他不介意和沈确同一屋檐,即便没名没分他也不甚介意,换作前几年,他定要跑去找父亲闹,凭定远侯立下的军功,他也能和沈确碰一碰。

    只因Y差yAn错,谢南洲本想立下功劳回来求娶。结果十年而归,十岁去;二十归。

    温迎大婚之日,军中事务繁忙,等他收到京城消息时,温迎已完婚三月有余。

    “g嘛?听到我要休他,你高兴什么?你也要看我笑话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我……我想的你休了他,日后可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公主,自然不缺男人,想当本g0ng驸马的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迎,我……”

    谢南洲yu说还休,话音未落。便看一位翩翩公子向这边走来,目标明确,那双狭长的眼睛炽热余烬盯在那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阿迎,我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将温迎挡在身后,将谢南洲与温迎拉开一个安全不失礼节的距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