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眼上晶莹剔透的AYee,源源不断流入温迎g0ng颈口外,让花x更加黏腻Sh润,沈确耸动着公狗腰,腰身用力上下挺动。顶弄的她Jiao吁吁,neNGxUe被他塞的满满,ROuBanGcH0U动带出白sE浑浊mIyE,浇洒在他玉j上,沈确用臂弯将温迎禁锢住,带动她腰肢上下配合耸动,男人发出欢愉的低吼,用舌尖T1aN舐娇小的rT0u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好bAng……阿迎,你夹的我好舒服,下面好敏感。”

    “阿迎……阿迎——温迎——”

    沈确情动不已,喘息一遍遍叫她名字,身下用力过猛,身上的温迎宛如一摊烂泥,被q1NgyU冲昏头脑。极力配合身下男人的ch0UcHaa,像打桩一样索取她T内蜜汁。

    “阿迎乖——sHEj1N去好不好,我们是夫妻……”

    连哄带骗的引诱她,吃下自己的JiNgYe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”

    温迎推搡着,但xia0x却紧紧包hAnzHU沈确的巨根。

    “阿迎的身子可是诚实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啊啊啊啊,哈,我要去了,再用力些。”

    nV人两只手放在他T0NgbU,用力向自己T内送。

    沈确会意,抬起她两条白花花的大腿,握住她脚踝。大腿抵住她r0UT,疯狂ch0UcHaa,亵K都被晃出残影。

    “啊!!!!!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发出舒爽的低吼,一GU热流S在她x口外,毕竟她不同意,沈确不想违背她意愿。主动将JiNgYeS在身下,S完还不忘抵住花蒂磨蹭。

    温迎疲软的倒在他怀里,沉沉睡着。

    深夜,马车才缓缓停在公主府外。

    收拾好车内的泥泞,沈确抱着温迎回房。

    还在回味刚才车内的温存与缠绵悱恻,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“进”

    给温迎捻好被角,一遍给她擦拭刚才的痕迹,这小妮子喜好g净,要是不给她清理,明儿又是要和他闹呢。

    沈确穿过屏风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个人已经处理g净了,可……怎么向公主交代?”